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网广告价格|达州晚报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达州常用电话|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通川区 达川区 万源 宣汉 大竹 渠县 开江
教育 >> 
报料电话:0818-2379260  稿件邮箱:823384601@qq.com  通讯员QQ群:243997895

开江中学非高三毕业年级写今年高考作文选登

开江中学非高三毕业年级写今年高考作文选登

更新:2019-06-10 15:03:11 来源: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APP

青春最好的滋养

开江中学高2017级7班 肖睿

有这样一段时光,记录着拼搏,承载着期望,彰显着人性。

                                             ——题  记

时维六月,序属端午,莘莘学子走进考场,迎接人生中一场重要的战役——高考。《校园周刊》记者来到当地一个考点,对教师和青年这两个群体进行了采访。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记者:老师,您好!在考场外等待这一场景您一定经历过许多次了,请问您每次的感受一样吗?

教师:略有异同吧——一样的紧张、祈祷、憧憬……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对孩子们的信心是一届更比一届强!

记者:请问,您对学生最大的期许是什么?

教师:师生三年,在人生的历程中虽然短暂,但同父母子女一场一样,尽管有太多的不舍,目送他们在梦想路上执著前行是每个摆渡人的初心。我祝福孩子们“浓情端午、高考必‘粽’”,实现大学梦、人生梦,做一个有益于社会,击楫中流、砥砺前行的人。

……

(画外音)老师对学生的殷切期待、真诚祝福,体现出的是责任担当和无私奉献,作为年青一代,我们应该牢记也一定能传承这份拳拳之心、殷殷之情。

契阔谈宴  心念旧恩

记者:朋友,你好!值此高考季,能谈谈你当年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吗?

青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班主任的最后一节课,他说:“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他那天的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记者:老师的眼里一定有诸多不舍,你们当年也一定能读懂其身为人师的期许吧?

青年:我记得毕业典礼上班主任可爱又一脸委屈地说,“你们现在跟我难舍难分,一进大学怕又要把我忘了……”我认为,高中学业结束标志着新的人生学业的开始,我们需要在实际行动中延续那个眼神的力量,增添前进的动力。

……

(画外音)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堂课,因老师深情的眼神,隽永的话语而意义非凡,如何承受其重,将成为每一个天子骄子毕生的课题。 

采访感言

高考绝非一个人的战斗,考生背后是家长、老师以及社会在以岁月伴之,以真情育之。通过这场战役的检验,青年们应永怀感恩之心。她可以是一个深情拥抱,可以是一次促膝长谈,可以是一封倾吐肺腑的长情告白……更应该是怀着绿叶对根的情意,传承师者的价值渴求与信念坚守,传递心灵的方向感与归属感,这才是对青春最好的滋养!

(指导教师  刘佳江


湿润的目光

开江中学高2018级10班  秦佳琪

我从没望进过那么深情的目光,好像所有的温柔、欣慰和不舍都化成泪水在眼眶里荡着。

我低下头,又在看书。您让我们再看看书,您要再看看我们。我知道肯定有好多人跟我一样,会时不时地抬起头来跟您对视,又红着眼躲开。目光和眼泪同时掉在书上,这是我笔记本的第一页,墨水在泪水里不小心晕开了,在泛黄的纸页上漫延。

我盯着那一滴眼泪,想着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努力望进您的眼睛了。您的不舍和我的不舍和着三年前的笔迹都化在这里面,在给我讲着这三年的事。

这第一页的笔记,就是您非让我写的。那时的年少轻狂让我不愿听您的话脚踏实地地学习,每天只听课不做笔记不写练习册,还常常引以为傲觉得我不努力也能考的挺好。您在入学第二天就把我叫进办公室,对这个连名字都还没记住的少年大谈理想和人生,我红着脸揣测不安地望向您,那是我第一次望进您的眼睛。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您眼睛里的自豪和希望震撼着我,同时没有一点的生疏又让我觉得很感动。所以我回到座位上就把您对我讲的话写在了笔记本的第一页,心里偷偷想着:这样我们算熟识了吧。

后来啊,每次翻到第一页看到我铿锵有力的字迹就能想起当时满腔的热血,还有您落在我身上的厚望。

再之后是高二了。那天雨下得很大,我望着窗外粉色的闪电划破夜空,很好看。您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外进来,走到了我身边,我愣了一秒立马低头看书。您还是把我叫进了办公室,简单问了问我学习的情况。我含糊的回答了几句后,您沉默了几秒,提了一个尴尬而又敏感的话题:爱情。您知道我最近思想抛锚,脑子里净是些乱七八糟的琐事。令我出乎意料的是,没有请家长,没有呵斥也没有责怪。您就坐在那里跟我聊爱情。十几岁,关乎一个人的执拗和不安,我红着脸一言不发。一整个晚自习,您都大大方方地让我直面这个话题。最后走的时候,我望着您,望进了您眼里的大度和宽容,当然,还有担忧。

就是雷雨的天气,粉色的闪电照亮墨蓝的天空,我在回家的路上仔细揣摩了您的话语。那一晚上的教诲都没能洗尽您的担忧,我觉得啊,我不该辜负您的语重心长。

……

泛黄的纸页上,每一滴眼泪都在讲着它记得的故事。我在回忆的泥沼里越陷越深,甚至不敢再抬头看,不敢再跟您对视。我捂住耳朵,好怕好怕听见同学们啜泣的声音,更怕听见的是,已经在我耳边响起过好多次的下课铃。因为我知道,铃声一响,您与我们一同全力以赴的三年就不得不交上答卷。因为我知道,铃声一响,您说好跟我们一起乘风破浪的日子就必须让我们自己接手。

可是,我又好怕错过下课铃。错过的话,就再没机会望进您的目光了。

所以我惶恐地最后一次望进您的眼睛,望进了一片盛着温柔和欣慰的湖泊…                      (指导教师:黄毅)

亦师亦友 曾伴我前行

 开江中学高2018级13班 粟俊琳

你在桥上看风景,殊不知,你已入人眼。

末了,“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

……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任由青春的叛逆,挥霍着光阴,顶撞过师长。我也曾试问过自己,青春的代名词究竟是什么?命运之神将一群心存疑惑的少年召唤于同一间教室,指引方向的便是您——老师。喜你如花朵般的笑容,常盛开在我心房,每于我苦闷失意之时,萦绕满怀馨香。忆起那个夜晚,因考试失利被你叫到办公室,心情忐忑不安。夜深人静,我害怕与你眼神对视时内心的惶恐,便一直低着头,看自己的影子在地板上轻微晃动。其实那段记忆经时光的荡涤有些模糊,原谅我忘却了你的话语,但你当时的笑靥确有如沐春风之感, 故我内心的不安随即烟消云散。至今,那份温存依然存在。

故事的情节总是跌宕起伏,但每个瞬间都值得我去珍藏。你用相机记录军训时灰头土面的我们,抓拍艺体节上尽情奔腾的照片。即使你的拍照技术并不好,留下来一些“怀疑人生” 的“成果”,但爱的潮汐拍击情感的长堤时,我们还是打心眼里感激你。当然,你也会训斥我们的不足,把戒尺当做对我们的惩罚。你气得涨红的脸怎不让人担惊受怕于戒尺落下的力度?惶恐不安的手始终在瑟瑟发抖。当戒尺在空中倏忽划过,脑海中惨象已叫我目不忍视,难以预料戒尺与掌心亲密接触后竟如蜻蜓点水那般,便意在“手中有尺,心中有度”,倒也就理解你希望“严师出高徒”的良苦用心。

故事的结尾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在最后一节自习课上,心情五味杂陈,但因着高考倒计时,我们仍在埋头苦读,把早已烂熟于心的类型题再温习一遍,已确保万无一失。你在讲台上的一举一动,我们却无暇顾及。终于,伴随最后的下课铃声响起,我们齐刷刷地抬头,唯见黑板上写着“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以及你如花朵般的笑靥。我们笑了, 眼里分明闪着泪光,而又望向奋战三年的同学,泪水沦陷眼眶……

“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所以,我感恩父母的养育;“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因此,我感激老师的教诲。目睹父母的青丝化作秋霜,想着老师发梢中掺杂的一抹白,是否也有我的缘故。我可以对父母许下“你陪我长大,我陪你长大”的承诺,却只能对你道一句“谢谢”。来年夏天,教室里还会有你——老师的身影,而我们,只能存在于你的回忆之中。

在我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之时,只愿你岁月不欺,容颜依旧。时光未曾老去,便在心里叙写故事的番外篇。

(指导教师:胡晓嫦)

 

影 子

开江中学高2017级12班  苏东升

傍晚时分,赤红圆润的太阳泵出近似柚橙般的光芒,一层层白云相继的被染上了色,有的披上了血红的外衣,有的抹上了胭脂粉,归鸟飞回,巢中的雏鸟发出阵阵欢笑声。教室里的闷热让我无法集中精力,于是,思绪便顺着窗边的余晖悄悄地流入以往。

那是处于冬至日的高一。室外虽然阳光明媚,但教室的门窗却锁得像银行储钱柜一样,生怕一丝寒气从夹缝中袭入。有阳光的沐浴和温暖的温度,况且是自习课,这样的天赐良机又怎能错过?我用手撑着头,开始了我的旅程。

梦里的我可是完美的,黄金分割的面貌,还有超250的智商。谁知梦还没到一半,一个投影将我打回了现实,我将头缓慢地、谨慎地转向窗外:“呕,完了,班主任。”一刹那,我又被他那锐利的眼神制伏。尴尬地笑了笑,便低头假装看书。他顺着阳光走进教室,笔直地站在讲台上,一头地中海却被梳理地整齐乌黑的头发,在浓眉下有着一双深邃敏锐的眼镜,高高的鼻梁,一张厚薄适中的嘴唇,还有略黑的健康色甚至看不出一丝皱纹的脸,在披着耀眼的金光的工作服下,不认识他的学生还觉得他像电视剧里男主的父亲。随后他用目光扫描了教室,咳了两声,同学们也自觉地放下了手中的笔,“自习课是自我复习,完成作业的课,不是用来发呆的自由课,你们都是高中生了,快成年了,还不把初中的坏习惯改了吗?”

不出我所料,我被他给了个出去的眼神,而其他同学也低着头笑。在走廊上,我与班主任相对着,但我却从未抬起头看他,看着他那又直又长的影子,虽然在斥责教育的低落的环境下,但我却不知道高兴些什么。

落日已被山遮住了半张脸,窗外的雏鸟声已经消停,偶尔间还听到树叶随风飘舞的沙沙声。“嗒嗒嗒”我的思绪被粉笔击打黑板的声音牵回。“高考顺利,金榜题名”几个大字立在黑板上,同学们都相互微笑着看着这几个大字,可我却被不及大字十分之一的“老师祝你们”而吸住,这是他对我们最质朴却又最深沉的爱。他放下手中的粉笔,在讲台上迟疑了一会儿,抿了抿嘴,最终叹声走到后教室门。他双手向背,仰望着天空。不再整齐而又显得油腻的乌发中冒出一根又一根的银丝,干裂的嘴唇,脸上的皱纹在余晖的刻画下突地深浅不一,好似一棵暮老的柳树干。我静默着,呆呆地。他似乎以察觉到了,于是侧脸对我微笑,我惊讶地转回头,但那瞬间的一幕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他的眼里聚集着无数在金光下明亮、透洁、耀眼的泪花,还有那不再笔直的影子。当我回头时,他已消失在残阳中。

我再次望向窗外的晚霞时,心中疑惑地问道:“怎么下雨了呢?”

(指导教师: 曾瑜)


责任编辑:刘礼全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

    专题精选

    更多热辣图片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图片投稿邮箱:dzcmw@163.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公安备案号:511700300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