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网广告价格|达州晚报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达州常用电话|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通川区 达川区 万源 宣汉 大竹 渠县 开江
报料电话:0818-2379260  稿件邮箱:823384601@qq.com  通讯员QQ群:243997895

凤凰古城

更新:2018-01-08 18:59:39 来源: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APP

 

到凤凰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去过几个古城,对凤凰更加偏爱。几年前来过一次,住过一晚,走过一段城墙,看过一些街道,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一弯碧绿的水。办好入住,便迫不及待地沿江边走去。

 

 

刚下过雨,石板街湿漉漉的,走起来发出吃哒吃哒的声响。空气也湿湿的,细细的雨丝漫不经心地飘着,洒在头顶,润在皮肤上,一点也不觉得凉,好像不是在寒冷的冬季。听涛山已经黑下来了,暗暗地倒映在水里,江水看不清颜色。两岸灯火闪烁,红的、绿的、紫的、黄的,映照在江面,流光溢彩,随着流动的江水变换着色谱,不断拉长岸边房屋的身影。南华桥、虹桥还有各式各样的木板桥、石拱桥、跳沿,都披着五彩的衣裳,把婀娜的身段投映到江水的怀里。酒吧里浑厚的男中音低唱着苍凉的情歌,好像从远古的山梁飘来。江边行人依然不少。沐着轻柔的河风,听着迷人的情歌,我们信步而行。街边的商店灯光敞亮,没有打烊的迹象。一路路年轻的身影从我们身边走过,还唱着没有尽兴的歌,或抒情缓缓,或纵情高歌,迷醉在轻慢的声影里。

 

 

早上醒来已经七点多了,也许昨晚睡得较晚吧,同伴还在梦乡里。

我知道有水的地方,一定要清晨才能感受它的魅力。已经起晚了,我轻轻地来到江边。山就在眼前,已经露出了它的伟岸。江面上一层薄薄的雾,飘来飘去。岸两边有吊脚楼,也有现在新修的木屋,都还在沉睡中。不知道哪间屋里传来了公鸡的高叫,它是在催促这里的人们,还是早晨本就是它的时间。早起的狗儿在街边跳上跳下,追逐打闹。稀稀落落的柳树叶子簌簌下落,有些枝条胡乱地指向岸边或空中,没来及落叶的耷拉着垂向江面。水杉已经枯黄,叶子被小雨打落在街上、江面上和店主的摊点上。江中的水草一蓬蓬、一簇簇,清晰可见,随着江水的流动起伏漂摇,像在舞蹈。

 

 

我继续顺江而下。江面上一个络腮胡子撑着木船在清理垃圾。木船很小,乌色的顶棚,桐油漆过的船身黄得发亮。从划船的动作可以看出是一个老手,穿桥洞、过跳沿,在竹篙的撑动下,轻盈而灵动。江边开始慢慢热闹起来了,打水的、淘菜的、洗衣服的,来来去去。媳妇们一边用棒槌捶打着衣服,一边闲聊着小城的新闻旧事。稍远处,几个大妈在游泳,五颜六色的泳帽、洁白的皮肤、好看的泳衣在江面飘来飘去,时而仰在水面,时而围成一圈,不时传来她们爽朗的笑声。她们一点也不避生人,不管是本地的还是游客,在她们的眼里,这就是她们的生活,与船夫、洗作的媳妇、外来人都无关,只要这一弯清澈的江水就好。

 

 

听涛风雨润沱江

一曲边城飞凤凰

黄墙黑瓦墨不语

谁解碧溪思断肠

到了凤凰,沈从文是绕不开的。有人甚至说,是因为沈先生的《边城》使凤凰古城成为了湘西民俗的集中展示地,很多游客也是为此而来。

 

 

凤凰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建城于清康熙四十三年(公元1704)年,当时名为镇竿,距今有300多年的历史。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称凤凰县。据说是因为在城西南部有一山酷似展翅而飞的凤凰而得名。曾被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称赞为中国最美丽的小城。凤凰不仅风景优美,而且人杰地灵。清道光以来,涌现出了提督20人,总兵21人,副将、参将、游击等更多。民国之后还出了很多将军。民国总理熊希龄、著名画家黄永玉更是让古城熠熠生辉。当然最为出名的还是沈从文先生。

 

 

沈从文1902年出生在这里,原名沈岳焕。只上过小学,14岁时投身行伍。1924年开始创作。1933年创作的《边城》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两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余秋雨先生评价他是现代作家中仅次于鲁迅先生的人。从文先生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不仅有他出众的个人才华和文学上的突出成就,还有他那数百封情书和传奇的爱情故事。《边城》故事发生地本不在凤凰,而在茶峒,也就是现在的边城—一个更小的县城。主人公翠翠与天保、傩送二老的爱情悲剧让人动容,令人唏嘘。小说对于湘西自然风景和民俗文化的描写给人们描绘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美好画卷,让大家了解了湘西也爱上了湘西,很多人称他为中国乡土文学的第一人。小说中的每个人都那么善良,善良得让人心疼;每个人都那么质朴,质朴得让人不忍。善良与质朴酿造出来的爱情悲剧更是如晚霞般凄美艳丽。

 

 

从文先生故居座落在中营街,门面不大,占地600多平米,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前后两栋共有十余间房屋,古朴别致。是其任贵州提督的祖父沈宏富购买旧民宅拆除后兴建的。堂屋有一尊沈从文石膏头像。故居内陈设着先生的遗墨、遗作、遗物和遗像。钱伟长为故居题写“人生朝露文学千秋”,费孝通访故居后留下“旧雨写边城,风行几十年。湘西今比昔。可以慰故人”的诗句。先生的孙女沈红在其为爷爷写的文章《湿湿的想念》结尾写到:

我记得爷爷最后的日子,最后的冷暖,最后的目光,默默地停留在窗外的四季中,停留在过去的风景里。他默默地走去,他死得透明。爷爷,有一天我要送你回来,轻轻地回到你的土地,回到你的风景里。那风里雨里,透明的阳光里,透明的流水里,有我湿湿的想念,永远永远……

从文先生做人简单,简单到了透明的地步,因此故居也简单。那墓地呢?我有些好奇。

 

 

沈从文先生墓地在小城下游1公里左右,听涛山麓。穿过江边的一片民居,上坡十来米就到了。

作为旅游景点,名人的墓地看过一些,或巍巍森严,或敞亮开阔,不一而足。可眼前的一切还是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墓地,没有坟茔,没有墓碑。在四五平米见方的空地里,沉睡着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大师和他挚爱的夫人。地用天然鹅卵石镶嵌出来,上面立着一块天然五彩石,石块也保留着自然的形状,不饰雕琢。我知道这空地也是后来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为了便于游客参观而开辟出来的。石块的正面刻着先生的遗言“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背面刻着其四妹张充和的挽词“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严,赤子齐人”。夫人张兆和撰写的后记肃立在一旁。著名书画家、先生的表侄儿黄永玉亲自书写的“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没有装饰,没有花丛,没有喧嚣,没有过多的文迹。有的只是亲人的呢喃和静静的陪伴。简单,简单到了极致,甚至有些寒碜。

 

 

下山后,我的脑海里不断翻复着一幕幕景象。面前就是豆绿的沱江水。从文先生的骨灰一半就洒在这江水中,因为这一江水滋养了他,哺育了他。他只有用这最简单最质朴的方式去回报,也把自己永远地融入到滔滔江流。一半在山,一半在江,与山同眠,与江同流,青山不老,江水不竭,生命就不会停止。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了。回过身来,再望望听涛山,先生的墓地早已隐藏在丛林中。

 

 

守一座城,等一个人。对于凤凰而言,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沈先生。在他的盛名之下,有民国总理为他护航,有数不尽的提督、将军为他站岗,有文人墨客为他握笔,有千千万万苗家儿女为他歌唱……历史文化名城凤凰因他而声名鹊起,他值得小城人为他等待,为他守候。

这是文化的力量也是文化的幸事时间穿梭历史演化根植在人们心中的文化血脉和情结将会越来越来深刻越来越升华

 

 

先生故居旁边,是凤凰古城私立博物馆,博物馆的主人叫雷雨田。凤凰人应该记住,因为他做了一件很文化、很有功德的事情。博物馆分为三部分,凤凰古城博物馆、陈宝箴世家和雷雨田艺术馆。我最感兴趣的当然是陈宝箴世家。

陈宝箴,晚清维新派政治家,江西修水县人。清光绪六年(公元1875年),署理湖南辰永源靖道事,治凤凰厅(今凤凰县)。教当地山民植茶、栽竹、种薯,以苏民困。又率百姓疏沱江,使行舟畅通。在凤凰五年间为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深受当地百姓爱戴。然其主要功绩并不在此,而是育出了一门华彩世家,光耀史册。其子陈三立,国学大师,与谭嗣同、谭延闿并称湖湘三公子,与谭嗣同、徐仁寿、陶菊存并称维新四公子,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位传统诗人。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军欲招致他,陈三立铁骨铮铮,为表明立场绝食五日,不幸忧愤而死。陈三立不但是近代文学史上的重要人物,而且也是近代史上诸多事件的参与者。其长子陈师曾(陈衡恪),著名画家,艺术教育家;次子陈隆恪,著名诗人;四子陈方恪,著名编辑、诗人;幼子陈登恪为著名词人。孙子陈封怀为著名植物学家,有植物园之父之称。

 

 

这里要专门说说其三子陈寅恪,中国现代最富盛名的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于一身的百年难得一见的人。与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被列为清华百年史上的四大哲人,在清华任教时被称为“公子的公子,教授之教授”,其“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对清华影响深远。与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并称清华四大国学导师。晚年双目失明,仍著有《柳如是别传》《寒柳堂记梦》,他的助手曾感慨“寅师以失明的晚年,不惮辛苦、经之营之,钧稽沉稳,以成此稿。其坚毅之精神,真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气概。”陈寅恪其弟子中不乏季羡林、蒋天枢等大师。他上课学生云集,甚至许多著名教授如朱自清、冯友兰、吴宓等都专门来听他的课。傅斯年对他这样评价:陈先生的学问,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

 

 

雷雨田以个人之力,在陈氏后人的帮助下,在陈宝箴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建起这座博物馆。这是凤凰的文化盛事,也是中国的文化盛事。经年之后,里面所有的陈设,定会散发出夺目的光辉。

 

 

离开博物馆,天色还早。导游极力推荐我们去坐船。

导游是苗族人,三十多岁,个子不高,一口普通话还算流利。关键是她说起古城来,如数家珍,滔滔不绝,我们很难拒绝她的向导。

 

 

在她的带领下,我们走在古城最古老的街道,窄窄的街道上两边的屋角相抵。街上有很多本地特色,扯姜糖、舂米粑、漏米粉,好不热闹。穿过回龙阁时,她告诉我们上面的老宅是画家黄永玉住过的。抬头一看,街上很多牌匾落款都是黄永玉,不知道是不是真迹。我有些羡慕这里的居民、生意人,他们这么容易得到大师的手笔,生意好坏倒不再那么重要了。前边一个极小的巷子可以直通江边,她说这里就是翠翠的家,翠翠就是通过这个巷子到江边去玩去乘船,去看天保、傩送二老赛龙舟。她还告诉我们,你们要是端午前后来的话,划龙舟才闹热。桥上、岸边、临窗的屋子里到处都是人,加油的、起哄的,特别带劲。最好看的是抢水鸭子,非常刺激。

上船的地方很快就到了。船行在沱江中,细脚伶仃的吊脚楼向后退去。船夫大哥熟练地挥舞着竹篙,划出的波纹层层漫卷开去,漫到我的心里。我在想,难到他们是傩送和翠翠的后代?我的眼前不断浮现出书中那个年方十八、皮肤黝黑、翠竹一般的姑娘。

 

 

凤凰是苗家人聚集的地方。根据导游的推荐,我们去了德夯苗寨。德夯离凤凰城只有二十来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一到寨口,鼓就想起来了。十几个身着盛装的苗族少女,踏着鼓点,跳着鼓舞,迎接远方的客人。寨门中间一坛米酒,每一个进去的客人都要接受拦门酒的祝福,米酒是糯米酿的,很好喝。

寨子在群山的峡谷间,四周的山已经是武陵山的风貌,或孤独一指,或刀砍斧劈,自成风景。峡谷里溪流潺潺,溪边的篁竹一直漫向山腰,虽是冬季,也都郁郁葱葱。峡谷里开阔地就是苗居了,还有些吊脚楼,黑灰色的屋顶,柱子、廊坊都是用木头建的。房门上挂着牛头,密密地向山边排去。巷子很窄,七弯八拐的,通向每一户人家。

 

 

我们到的时候寨子的剧场里正好有民俗表演,鼓舞、民族服饰表演、山歌、傩舞、竹竿舞、上刀山等节目,非常热闹。但最吸引我们的还是打糍粑和长龙宴了。

打糍粑我小时候见过。寨子街边大锅里蒸着用来打糍粑的糯米,蒸熟后把糯米放进石臼里,两个苗家大叔举起杵槌使劲地打起来,杵槌、杵把都是木制的。随着杵槌的上下舂动,糍粑逐渐糯成一团了,杵头上也黏满了糍粑。有些游客忍不住,亲自上阵去打,结果不是杵槌被糍粑黏住,就是把杵槌砸在了石臼上,引起大家的阵阵哄笑。我和同伴也跃跃欲试,提起杵槌就打起来。开始还好,一上一下的,越到后来糍粑的黏劲越大,就越难提杵了。好不容易提起来了,却砸到同伴的杵槌上。同伴一着急,提杵时用力过猛,把糍粑全部拉到石臼外边来了,差点掉到地上。照例又是一阵哄笑,笑声一浪高过一浪……刚打完,心急的游客不等停杵,就用手去抓,结果被烫得想摔都摔不掉,一边吹着手,一边把糍粑往嘴里塞。我们站在漂亮的阿妹身边,看糍粑从她手里变成一个一个的糍粑团分给游客。只要你想吃,人人都有。

 

 

长龙宴是苗家逢重大节日才办的。成百上千张条桌连在一起,上面用苗家染制的蓝底白花或者白底蓝花布铺设好,一个小火锅,几样苗家菜。菜是用刚杀的猪肉烹制的,极其鲜美。身着盛装的苗家阿妹端着米酒向游客一边敬酒,一边唱着甜美的山歌,一遍一遍地唱一遍一遍的敬。阿妹在展示着她们的美丽与热情,游客沉醉在苗寨的自然与甜蜜中……

 

 

到了告别的时候了。站在古城的出入口,朱镕基总理手书的“凤凰城”几个大字赫然在目。这里的人告诉我们,凤凰古城最好玩的季节在夏天。确实如此,这几天游客不算多,每一个地方也不拥挤。我们享受着这里的人们对我们的热情、对我们的照顾。大方的早餐老板,热情的向导阿姐,美丽的苗家阿妹,幽默的船家大哥,都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个城市一个性格。凤凰城的性格是什么呢?近百年的历史变迁,沈先生笔下的风景还在吗?我知道沈先生在边城里刻画的一个个善良质朴的形象,是老先生对世外桃源的向往和期许。但这次之行,凤凰城留给我们的只有美好。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凤凰城,我还会来。

 

文图/达川区南坝小学  曾建明

 

 

本栏目责任编辑  刘礼全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

专题精选

更多热辣图片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图片投稿邮箱:dzcmw@163.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公安备案号:511700300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