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木楼的文学梦

"> 童年木楼的文学梦

">
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网广告价格|达州晚报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达州常用电话|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通川区 达川区 万源 宣汉 大竹 渠县 开江
教育 >> 
报料电话:0818-2379260  稿件邮箱:823384601@qq.com  通讯员QQ群:243997895

童年木楼的文学梦

童年木楼的文学梦

更新:2017-06-15 18:02:39 来源: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APP

童年木楼的文学梦

作者:万源中学教师  熊朝勇

 

文学是一个多么大的题目,应该写作家梦才对,也可写其他梦,譬如中国梦,但倒底这个梦才是环绕着我内心海里,因为文学太遥远了,不着边际,空阔无形,无迹可寻,所以,只能是梦了。

小时候我家屋后有一木吊楼,十分的小,悬在空中,但非常雅静,夏日当空的午后,这世界除了大声鸣叫的蝉,就是木屋顶上那一搂高大的核桃树荫,我的空中楼阁静伫在树荫的怀抱之下,格外的神谧,那阳光穿过核挑叶浓密的缝隙,仍然有许多的金丝一般的光线射在我床铺的草席上,我仰躺而下,脚朝天靠在报纸糊了的墙上,双手捧着一本日本侦探推理小说,仰面而读。日本侦探小说,富于逻辑推理论证,顺藤摸瓜,最终找出凶手,破了案子,而美国侦探小说,则强调情节激烈,打斗,勇猛而胜,这些是我那时的体会。

七侠五义的书那就看得多了,拜兄弟讲江湖义气,章回小说,杨家将,岳家将,呼家将,东周列国志,儿女英雄传,围剿山匪,出场时彩旗飘飘,羽翎列列,鼓声不断,武将威风凛凛,文官骑马徐徐,只听得一声雷响,半山里杀出一队彪骑,此人横眉瞪眼,两对招风耳,目如闪电,手持方天画戟,脚夹霹雳火马,大喝一声,吓得官军脚软心碎,哭声一片,原来是杀人魔王……来也……,每每看到此时,我心中总恼问,为什么总是官兵虚软,山大王还强悍呢?朝延怎么有力剿匪呢,后来就只有招安了,哈哈,诸如此类而已,传统章回小说讲究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或者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然后总在下回故事开头时,写一小段话,将上回故事一慨叙,又才连起下回故事,这样,就是你十天后读下回,也会知道上回讲的什么故事。读熟了,我也会编了,真是趣事,可是我究竟没有编出来,因为我是无心人,只知读书之乐,不知编撰之乐,只知玩味之乐,不知创造之乐,也许我天生就是玩味之料而已,浅尝则止,不曾深奥过。

家里的书是有限的,于是我总喜欢拿书出去换,跟朋友,街道上的伙伴,同学,左邻右舍,对换书看,有时我会将借来的书再次与其他人换读,由此长进颇多,总比别人读更多的书,因为大部分人,不喜欢分享,换读,他们总是将自己的书捂着不放,结果也得取不到别人的书,这在80年代而言,封闭的环境造就封闭的思想,太过正常了。我的一个街道校友小师兄,我找他借毛笔用用,我的用坏了,没来得及买,可是他不肯借,言道,为什么要借给你用呢?我大所失望,原因不在笔,因为他常常找我借小人书看,他家根本没有书读,我总是慷慨而出的,他总是找我玩而获取快乐,他于农村家境中根本无乐可有,我这么大度,竟然得这么个回报,于是八九岁的我大惑不解,怏怏而回,从此不再与之玩,我童年的快乐本来就无限,可怜的他,失去我这么个玩伴,更可怜了,因为街道的伙伴,根本不与他玩。前些年我回老家扫墓,他在街头煎饼子卖,我大声叫他,他愚钝木呐而回,哎,没灵性,只能将此一生了。

因为不是每家都能买书,不是经常能买书的,80年代的经济,往往以角为单元,分币也常用,元是可怜之物,大人才有的。我没书读了,只能读哥哥姐姐的教本,初中语文,高中语文,所以,我还没有读初中师范之前,语文教材已经被我熟读了好多遍了。里面内容让我大开眼界,小学语文书多幼稚呀,我当时就感觉了。那木楼,成了我的读书楼,大雨禁锢了我的双足,我就踡伏在草席床上,翻来覆去的读哥哥姐姐的语文书,真是黄金叶!由此,我的作文突飞猛进,我最喜欢《少年文艺》《儿童文学》《语文报》《少年百科知识报》《红领巾》此类读物,许多家庭是没有这些书的,我的童年,童年的梦幻,都是在这些书里游荡而过。我总是梦想,我会变成森林里的小红帽到处游弋,想像大拇指奇特的经历,女巫可恶的将女孩变成青蛙,风雨雷电四姑娘美丽的传说,精卫游泳而死变鸟啄石填海的决心,我想像,我会会跨过老家重重高山,到山的那边看看,世界有多大,世界有多宽,童年的梦,无边无际,因为每当我读到胜处,便在暖暖的草席上斜曲着身子,睡着了……有次,妈妈到处找我,大半天不见影子,她常说我三脚猫(三脚猫怎么跑呢?),一眨眼不见了人,结果在木楼的草席见我流着口水熟睡了,才放了心。由此,木楼倒成了我的蜗居,我继续做着我的梦。

我喜欢收藏小人书,大概最多时有二百来本,这是不得了的事,一般孩子最多十来本,二十来本就顶天了,我喜欢那些手工漫画书,神彩,廖廖几句话,简单几个字,把一幅小人漫画勾勒得清清楚楚。比如写尉迟敬德饮酒,就写道:那大汉黑黢马孔,一手叉腰,一脚踏在凳子上,敞胸露乳,一手着土碗仰面饮下数十下,众客官惊围而观。就写完了,而那漫画,也着实画出壮汉饮酒的豪放。前年一拍卖行,将一本小人书拍成十万元成交,我大吃一惊,方才记起小人书的重要性,原来小人书的漫画是画家们一笔一笔细致描摹,反复推敲,最后定稿而成,他们要花费好多精心去想像作品,每一幅漫画都是手工制成,颇为费时,所以一本小人漫画书往往耗资上万元(80年代,万元可是天文数字,工资才二三十元一月呢),而一本小人书贵的几角,少的八九分钱,亏多了去。但国家为了后一代能多识字长知识,往往不计成本的。所以这小人漫画书能拍出十万元,我认为于艺术家们花费的心思而言,不算贵。我常常将这杂七杂八的小人书二百来本设成摊子于街中央,在乡镇赶场那天,或者2分钱一租,或者5分钱一租,将于农村的孩子们看,可是每次我满心欢喜的整齐列好图书,期待收获,但看的人似乎少得可怜,农村的家长谁愿意出5分钱让孩子读一本漫画书,2分钱的也少,我总是在夕阳落下时,街道赶场人零落时,将书又一本一本齐好背回家中,我的父母也不管我,任由我玩弄,他们当我玩“家家”而已。但后来,邻家孩子搬来“西洋镜”,就有人看了,我想是什么玩意儿,也去看了,原来一个镜筒转动,见里面几幅画动起来,连续就是一个动作,比如孙悟空翻筋斗云,他就一个动作,连续翻转而已,我看了一场,就不看了,还是书看起有劲,可以任意驰骋,那“西洋镜”只不过引人好奇而已。可惜这几百本漫画书,如今尸首无存,不见踪迹,唯童年记忆犹新,

我由此于80年代在草坝镇小学获取过一次“讲故事”的冠军,引800名小学学子惊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编故事,那台下就是听得痴迷的学友们,或许他们除了课本,从来就没读过什么课外书,站在土土的奖台上,王全玉校长(一位十分能干的女校长,当时万源市似乎只有两位女校长)问我还会什么,我说吹笛子,他们叫我在台子上又吹了一曲,我吹的《让我们荡起双桨》,竹笛声简单,也并不美,可他们觉得这是我才艺的一部分,真了不起,我什么时间自学会了吹笛的事,我也不知道了,就犹如后来我学会弹钢琴弹吉它一样,我也不清楚了,一切都忘了,岁月带走了他,留下了记忆。

五年级时,一个陕西大叔在镇上做小生意,我在旅店见他看《射雕英雄传》,大喜,那可是买不到的东西,只有香港有,他这是盗本(现在才知是盗本),我央求读一次,大叔说,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读得完这本书,太厚了,文字太复杂了。我说得行,他不知我腹内装了好多书了(现在的许多小孩子也没我当年读得多),他仍不肯,我大声保证,于明日黄昏之前还书,他乃许。我回家啃读至深夜,次日再,不知饮食,看得我昏天黑地,浸入之中。蓉儿之伶俐,郭靖之憨实,“降龙十八掌”,打狗棒,东邪西毒,西域高僧,天山雪莲,江南七怪,家仇国恨,一会儿蛤蟆功……我晕乎乎的,神于其中,简直忘了天明天喑,时至日落,还有两章未读,我俯下木条凳上,父亲斥我吃饭,我说等哈,硬生生在昏暗之中,把文字强读完毕,抢跑至客店,把书归还,那客大喜,惊问,看完了,我点头,他摸我头言这孩子不错,守时,这么小,能把这大书读完,厉害!若不是明日我将离开此地,我会让你细读的。此书价格10元,占工资的三分之一,好贵,他也珍惜,就此我与他惜别,三十年了,我仍记得他,可他也许归历史了,我好怀念他,谢谢他的无私,慷慨……

从此我就疯狂读金庸作品,一发不可收拾《鹿》《神》《倚》《碧》……通通读完,神乎其中,武功盖世,独绝天下,倚剑长啸,挥袖对饮,月下独奔,崖上打座,蜜蜂作弹,指蛇成器,不得了,大侠气度自然而生,从此不喜苟且之人,不做苟且之事,磊磊落落,心情畅快,也好!

…………

…………

如今回顾,童年的梦是美丽的,童年的木楼是温馨的。如今那木楼连房早于十多年前以5000元的价卖给了邻居,我离开家乡二十多年了,如今回首,文学的梦依然在路上。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

    专题精选

    更多热辣图片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图片投稿邮箱:dzcmw@163.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公安备案号:511700300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