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州公交车|达州日报网广告价格|达州晚报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达州常用电话|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通川区 达川区 万源 宣汉 大竹 渠县 开江
报料电话:0818-2379260  稿件邮箱:823384601@qq.com  通讯员QQ群:243997895

父亲在左 母亲在右

更新:2017-06-13 20:04:17 来源:


下载移动新闻客户端《掌上达州》赢大奖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农村家庭。父亲承蒙爷爷教师身份的恩惠,多喝了点墨水高中毕业后就成了典型的半个知识分子。母亲没有那么幸运,虽然只有三姊妹,但农村根深蒂固的重男轻思想在她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印证小学毕业就辍学在家,帮扶农活、洗衣、做饭、割猪草便成了她童年生活的主旋律。但是,母亲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极强,在农忙之余“偷师学艺”,所以不但心灵手巧,还识得了些简单的生字词。不同的出身造就了父亲“知书达理”慢条斯理母亲大大咧咧、做事起来风风火火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因此,有人戏谑他们的结合简直就是“冰与火”的较量。

严母慈父  他们是最好的搭档

过去的二十多年时光里,母亲被记忆刻画成了“后母”,严厉又“狠毒”,轻则挨骂、重则挨打,一切司空见惯。而父亲则活成了“别人家的爸爸”,慈爱而宽容,每次为母亲的“冲动”善后,为我和二姐的顽劣“撑腰”。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真切地产生了“爸爸喜欢我们,妈妈肯定一点儿也不喜欢我们”的错觉。于是那时候我们经常有意识地疏远母亲,亲近父亲。

记得就读初二那一年,由于老家的房屋过于破损不得不重新再修葺。所以那大半年时间,他们不得不忙于新房子的修建而无暇顾及我。当时我,成绩的滑铁卢却遇上脆弱而叛逆期的青春,脾气暴涨,根本无心学习,任何一件小事都能触动到那根敏感的神经。同父母间的争吵,也就成了家常便饭的事。

我记得,每次惹急了母亲,她就操起棍子满屋子追着打。总是以“我看你以后就只有在这个沟里种庄稼了,反正你也不想读书,干脆现在就和我一起到地里挖土,还能给屋里分担点农活。”这种恨铁不成钢的绝望大喊大叫。而每当这个时候,我则以“种庄稼就种庄稼,总比你们天天管着我,天天就只知道让我读书的好。反正你们也从来不关心我,也从来不过问我到底想要什么”等等语言来针锋相对。一旦遇到我与母亲“针尖对麦芒”时,父亲就会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听我母女俩那一通歇斯底里的乱发泄。

“爸爸妈妈不是说只关心你的成绩,不在乎你的想法。只不过,你自己说说,你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吗?成天无所事事、浑浑噩噩。还有,你现在的成绩也真的是你自己愿意看到的吗?我们知道你的实力远不如此,我们真心希望你能毫无保留地释放出自己的能量,让自己以后有更多选择生活的权利和有尊严地活着,而不要像现在的我们。”每一次的母女“大战”之后,直到我平静下来,父亲才会委婉地对我晓之以理。

到底是母亲的严厉责罚,还是父亲的谆谆引导才使得我摆脱了当年那束缚于我的叛逆,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记忆。后来父亲曾告诉我,每次我出现反叛的时候,母亲都会急得掉泪,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总是担心我不学好,担心我会覆辙她文盲的人生,所以她笃信“黄荆棍下出好人”。甚至觉得只有棍子才能平息她内心的恐慌,才能将我从错误的边缘拉回来,才能纠正我那迈向歧途的脚步。十多年后的今天,我终于明白了她那“黄荆棍下”其实隐含着的是沉沉的爱,也明白了为什么每次“修理”完我,一坐就是几个钟头的她和那双通红的眼,更明白了他们俩“一唱一和”的默契,其实都源自于对我的爱之切。并且这种默契,一直延续至今,也许还会继续。

 濡以沫  他们是彼此的拐杖

那年夏天,他们刚好回到老家自己做生意。在异常拼命中却忽略了身体健康,父亲因劳累过渡引起旧病复发,被紧急送进了医院。当时的情形,虽然母亲也被吓懵了,但她却坚定地拒绝了哭诉。而是毅然地拿出当年在老家上山干农活的“蛮力”,白天不但自己在门市上揽活和上门为客人安装晚上还要到医院通宵守候父亲。由于她担心子女不知道父亲的口味,所以在父亲住院期间的一日三餐仍是她负责,并且稍有闲暇还得亲自。就这样,被家里和医院反复拉扯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这件事情在我的记忆力尤为深刻,那时恰逢暑假期间,酷热的太阳并未因为她是一介女流而手下留情”。黑黢黢的皮肤,豆大般的汗珠,皮包骨的形象,在那个夏天在她的故事里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14年暑假,一个弹奏着生命片尾曲的夏天。外公突然被查出患有食道癌,而那时奶奶也80多岁高龄,一直都需要人照顾。母亲陷入了两难,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夫家的母亲,而自己却无分身之术。

这时候的父亲看出了母亲的顾虑,毅然地承担起了家里全部责任,而让母亲安下心来为外公求医问药。此后,母亲就一直带着外公,绵阳、广安两地来回奔波。但凡打听到哪里有能治疗的地方,她都未放弃过。无奈,病魔还是从母亲手上夺走了她最心疼的父亲。记得那时,她哭得几度晕厥,加上丧事也是她一手操办,所以身心疲惫的她在外公下葬前也彻底失声了。

从外公查出病情到他下葬的那几个月里,母亲几乎没着家,当然父亲也是不但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还积极地帮母亲为外公张罗丧葬事宜。并且在外公离开人世之后,父亲因为怕老人孤单而不放心,立刻要求把外婆接过来与我们同住。

其实在接外婆与我们同住这件事情上,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却足以抚慰母亲当时那颗悲痛的心。现在每当提到此事,母亲都掩饰不住的感动和幸福。感动着父亲的深明大义与理解,幸福着自己当年的终身托付。

互相“嫌弃”  他们是啼笑的欢喜冤家

或许在他们那个年代,羞于“谈情说爱”,常常“抱怨对方”成了他们的相处模式。父亲的主外,母亲的主内总会让他们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里彼此“嫌弃”,而父亲与身俱来的“做事拖拉症”与母亲的“雷厉风行”也总会成为他们之间发生战争的“导火线”。可尽管如此,他们也有最好的默契。争吵不过夜,每次无论是谁先生气,另一方立马会撒娇似的逗另一方开心。第二天,母亲会照样依照二十多年来的习惯“心不甘情不愿”地为父亲张罗一日三餐,替父亲准备好外出时的衣服,而父亲也会依旧“不计前嫌”地带着母亲在翠屏公园里四处溜达。

母亲识字不多,吃足了没文化的亏,自然这也成了父亲时不时“吐槽”对象,有时候我们出去玩,当谈论到一处名胜古迹或是某个历史人物时,母亲很想参与我们的话题,父亲这时就会一脸“嫌弃”的说:“你又不懂,给你说了也不知道”。母亲只能两眼回瞪他一下。但是回到家后,父亲就会超级“不耐烦”地手把手教母亲用电脑上网,查询有用的资料。看到现在能对电脑简单操作的母亲,父亲就偷偷地在一边乐呵呵,但是还是不忘抛出“还不是我教的”这一句引以为傲的话。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父亲在左,母亲在右。走在生活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人生的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尽管踏着荆棘,也不觉得痛苦;尽管有泪可落,也不觉悲凉。他们保守、不善言辞,他们不懂“花前月下,山盟海誓”,甚至连一句“我爱你”都没办法说出口。但在严母慈父的默契里,他们淋漓着责任与担当;在生命的相濡以沫里,他们演绎着相守不离;在岁月的磕磕碰碰里,他们诠释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谛。我知道,这将是我一生收藏的财富。

 

大竹县安吉乡中心小学/小彭友
 
 
责任编辑  刘礼全)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

专题精选

更多热辣图片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图片投稿邮箱:dzcmw@163.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公安备案号:511700300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