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网广告价格|达州晚报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达州常用电话|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通川区 达川区 万源 宣汉 大竹 渠县 开江
教育 >> 
报料电话:0818-2379260  稿件邮箱:823384601@qq.com  通讯员QQ群:243997895

军旅忆之殇

军旅忆之殇

更新:2017-01-18 10:17:41 来源:达州日报网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APP

 

(十二年的离别,十二年的记忆,十二年的怀恋,十二年的变化,渴望十二年的相聚)

 

2003年至2004年,真是枉有两年的经历,我一直想把在这里从军故事用文字记录下来,留作以后回忆,回忆使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存在和延续。只可惜,我终究没有完整地记下一件事,往事只是不时以残缺的片断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书柜里藏着一大叠载着记忆的信件,叠在一起足足地有五厘米厚了。那是我赴云南当兵的第一年时单兵训练期间的成果。那时,痛苦的新兵训练刚刚结束,我被分配成为了炮兵团的一个无线兵。

无线兵的主要科目之一,就是“密码”。那真是一段痛苦的记忆,与新兵为适应环境而生理上承受痛苦不同的是,这里的痛苦是心理上的。如果说密码算作是一门知识、或者终生实用的手艺的话,简直就极尽了人间的欺骗,它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消耗人的生命,学会也是为了忘记,或者说,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反人性的。难以想象,一套简简单单的密码本,几百个汉字,再通过几个符号的排列组合,就能囊括了世界所有的文化。当然,艺术也随之消散。密码是一门语言的重复表达,或建立在语言上的语言,有着独特的语法规则。要在短短时间内实现像使用母语一样熟练地把这些符号操作排列为语句,首先得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置入几近真空的孤独。研习者除了具有快速而深刻的记忆力,最可贵的一点就是,忍耐—这曾是众多战友羡慕的岗位,但我被不幸选中。连续一个多月,我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训练、生活,每天,除了一些再熟悉不过的命令,生命几近麻木,或者停顿在了一个狭窄的空间,在密码学习的时间,经历时是承受苦难,回首时却只是一秒。在这个时期中,我每晚都熬到深夜,直到把白昼期间训练出的体能消耗殆尽。这让我常常想起一种刑法:即把一个旺盛的生命封闭在一个狭小的空间,身处的社会只有单一的色泽,没有身体上的折磨,却是最大的精神痛苦;这是执法者的一项伟大发明,为人道所认同,却又是最为残酷的,曾经,有众多能忍受刀割肉扎之苦的英雄都被打垮在这种看似符合人性的处罚中。爱梦想的青春就这样被封杀了想象,就我而言,能找到的最大精神寄托,就是给爸爸、妈妈写家信,在写信中,我能思考与密码不相干的世界,我能看到密码以外的空间。不止一次地,我自言自语着自己的想象,猛然想到日积月累的书信,我觉得一定要坚持下去,通过信件把生命的思考和经历记录下来,再回首,我就能够感受到这段时间,我没有虚度,血液在健康地流淌。说不定,还能尽一个士兵所能,创造出一个经典的情感故事,因为,恐怕在全军几百万众中,也鲜有人能够做到这样……

但我终究没能完成以上夙愿。

究其原由,我的记忆不得不延伸到这段故事发生的两个月后。这时,我翻译这套密码的速度已经快过了班长,班长常常在我面前对其他人炫耀,这绝对是全营翻译密码最快的兄弟--当然,班长是我的老师,我是他最优秀的产品。

就在我开始享受自己的荣誉的时候,我必须忘记自己学习的成果。

恰逢部队调整,全团改了番号,改编为边防步兵,调防到了云南一个被大山围绕的边境,封闭的通讯条件阻隔了我坚持每天向家人写一封信的计划。我们是这条边防线上第一支正规部队,拿一个已不记得名字的团级首长的话说,我们是开拓者,将塑造这支部队的军魂。

全团分连驻守,我们连甚是偏僻,防区对面就是缅甸金三角的多事之地—果敢县。“八千里边关”—诗人想到的可能是雄伟,可真实的体验却是孤独、无助。40几个战士、十几公里边界、150亩用地;自己修建训练场;自给自足……每天手里除了枪就是锄头。也就在这里,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国外,第一次观赏到了坠满鲜艳的罂粟地、第一次荷枪实弹巡视边防、第一次懂得了边境。--边境只是一条虚拟的线,只要地质不停止运动,人性不停止贪婪,那它就充满了争端,这里,战争永不消亡。战争也是实现军人价值的载体。

众多的第一次,我却没有一件完整的记录下来。

那段时间里,我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抢险救灾,尤其难忘的还是第一次--由于驻地森林覆盖面广,旱季、雨季分割明显,雨季常常阴雨数月,旱季也是连绵持久,且日头特别的厉害,以致火灾频发。那天,也就是驻边防不久,十多里外的森林大火恰恰烧得特别的旺,我们刚刚结束越野体能训练,就听到远处传来老乡的求援。来不及休息,在连长的指挥下,我们有一半的战友就取出了锄头、铲子(这在偏僻的大山救火中往往是最有效的)组队往现场冲锋。驻地群众凡能奔跑的也团结一致地跟在战士队伍的后面,一百来人在干裂的泥路上扬起阵阵沙层,我记得在回首看到那扬起的颇为壮观的沙层时,竟产生了英雄的梦想,感觉就像奔赴在古时的战场,自己是领头将军。的确,我当时跑得特别的卖力,一直保持着前沿,当兵以来,我还从没有过这样自由的奔跑在营地外面的世界。但遗憾的是,我那时不懂得,救火之前再进行一次剧烈的奔跑是多么的无知,劳累更让我忘记了森林救火中一条最基本的生存法则:浓烟往往比大火更要命;我更不知道,我们所要抗衡的大自然在发怒的时候是多么的无敌,要使他平静,只能疏导,跟它亮剑只能是一次玩笑。进入火场,我就盲目的冲锋。烟尘遮蔽了我们的视线,并轻而易举地就分割了我们这支没有经过训练的集体,队形冲散了,火灾往往也不会惧怕我们这支部队经过千锤百炼服务于杀人的战斗队形。我在大山中的奔跑是盲目的,特别的疲惫,在猛地吸入了一口浓烟时,我被呛得几乎晕倒,踉跄了几下,一棵松树保护了我。猛然间,我害怕了,立刻惊恐地趴在地上,寻找着新鲜空气,连续无耻地喊了好几声:“救命”。我顿时丧失了成为英雄的理想,只能向着大自然俯臣,以前,我觉得英雄只是一秒钟的血性冲动,现在却终于明白,即使一刹那的选择,也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然而,救火的人太多了,附近的老乡们都在忙于救火,拯救自己的生存空间。人声嘈杂,烟雾弥漫,第一次救灾,部队毫无纪律,没人听见我的呼救。我已不记得,是什么样的运遇让我幸而与死亡插肩而过……

我还想起,部队驻地很穷,一个普通士兵的津贴足以养活这里一家人,老乡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思想洁净得像山石溢出的泉水。在上个世纪末,听说这里还经常受逃难土匪的袭扰,是当兵的为他们打跑了土匪,他们把我们当成恩人,尤其是老一辈对士兵的关爱不亚于自己的儿子。这里的男儿最大的理想就是当兵,女儿则是嫁给当兵的,但在军队这个只有雄性的社会里,军纪不允许我们在这里留有爱情。

边防的故事漫长而又单调,在我们这一届士兵退伍前夜,驻地的村支书为我们设立了几桌欢送宴,并逐桌地为我们敬了一碗酒。我始终记得他说的一句话:今后不要忘了这里,这里还指望着你们来建设啊!

为纪念我们退伍,连长在连队150亩用地中划分了一片老兵林,现在想来,它一定是长得非常茂盛了,2004年,我们在这里栽下了第一颗老兵树,它已过度了十一年的青春。不会忘记,我们是在这里栽树的第一代战士,作为这里第一代解放军,我们是开拓者,我们为这支军队注入了军魂。

……

生命永远在延续,是因为记忆的存在,我一定会记下来,即使记得并不完整。

·刘智凡(作者系开江县教科局干部)·

 

责任编辑:陈鲸印

微信、电话及QQ:13079051000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

    专题精选

    更多热辣图片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图片投稿邮箱:dzcmw@163.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公安备案号:5117003000136